七浇

(❁´◡`❁)头像感谢@井四

【DT/良启】太阳与战火中盛开的花(幻数paro)

↑↑幻想数学大战((大概可以猜到这篇文的尿性了(。再不写出来就要憋死了
标题是乱来的。
十分多私设和私欲,就算没看过原作也没关系……大概
法老王x神官 辽第一视角
角色死亡、没有文笔的流水帐、没有逻辑、哦哦西
我不会写打戏!!痛苦!!写到后面觉得自己在写爵○……

=================
    我没有想到过我居然不幸到在年轻力壮时会见证好友的离去,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幸运,这几率小的好似中彩票,尤其是寿命至少有一千年的精灵们。
    我是受邀来参加葬礼的,逝者是精灵族第一百零九代法老王特里亚.塞斯。
    或许我应当用另一个更为熟悉的名字称呼他——李健良。

    五年前,我作为第五代X骑士从中间世界被强制传送至亚特兰蒂斯,一个以数学为根本的世界。距离第一次大战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万年,同盟的老咸鱼们已然摸出了一套以X骑士为中心的组团打法,于是我自然是少不了搭档作战的另外六个光斗士,我便是在那里认识健良的。
    说是法老王又一次作为弓箭手亲征,但健良的身份其实挺尴尬的:他是人类与精灵的混血儿。在先代王尚且还是王子的时候,在扎以那王国和当地女子曾有过一段短暂的萍水相逢,那便是健良的母亲了,那个给予他异于精灵族的银色眼瞳和稍浅肤色,和这个美丽名字的女人。
    战争开始的时候先代王龙体有恙,不得不卧床休息,无法参与战斗。而比较尴尬的是,精灵族用以增强战力的阿梅斯草纸书是只有法老王才能使用的,原因是不恰当地使用它会消耗生命力,所以队伍里的每一任加法弓箭手都是法老王。听说精灵们在王要上前线听指挥这一点上看同盟不爽很久了,于是精灵族的长老们想出了一个馊点子:给健良一个继承王位的名分让他能半合法地使用阿梅斯草纸书,最好能牺牲在战场上,就算活着回来也以血统不纯等的借口把他踢下王位。
    于是乎健良便成为了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的王子弓箭手。
    前面说过我有六个并肩作战的伙伴,这其中有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来自阿卡得王国的除法神官松田启人。他是一个有着棕色头发的小男孩儿,眼睛又大又亮,皮肤白的一看就整天呆在神殿里没晒过太阳。
    当然,刚开始认识他们的时候我也没想到会发生那么多事情,想来命运的红线在那时应该就开始缠绕在一起了。

    起初,我们像所有的前辈们那样练习作战技巧和团队合作。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这一代还可以算是正规军,没有说像第二代后期连队伍都七零八落的情况出现,我没有想要黑前辈的意思,我只是感叹一下我的队伍真是太好带了。
    在最常用的函数的魔法中,经常需要除法和加法的力量相配合,除法用来确定因变量,以加法作为误差补救,最后再由我的X神剑输出攻击力,作战流程大概是这样。我猜他们的默契是从这里开始的吧?虽然是猜的,但是能和健良那种寡言的人只用一个眼神就能达成共识,启人还真是了不起。
    在其他的情况下,比如说碰上乘法魔法师树莉负伤无法出战的时候,健良作为加法弓箭手被迫当起了劳模。太阳箭雨对付矮人族大军虽然一打一个准,但这是十分消耗体力的,由此也需要启人的活化魔法——不然健良估计当时就光荣牺牲了。
    刚刚提到了另一个女孩子,加藤树莉,是扎以那王国有名的乘法魔法师,脸长的可以说是女神级别的可爱。启人一跟她说话就脸红,弄得我好长一段时间都觉得这两个人会是一对——现在看来这真是too naive的想法。对的,当我无意间跟树莉透露了这个想法之后,女孩子笑着摇摇头,神秘兮兮的拉着我的手走到了一个静谧的小湖边,然后一溜烟跑掉了——我看见那两个人并排坐在岸边——而他们恰好听见声音扭过头来,这真是太他妈的尴尬了。
    我觉得我的大脑要炸裂了,不是说我没有办法接受同性恋,而是一种类似官方拆了自己喜欢的cp而这一对好像也挺萌的微妙感,然后我的大脑成功短路:“……我说健良你个几十岁的大叔泡十一岁的小正太都不觉得脸红?”
    对面两人松了口气,他们大概还以为自家队长会是个无可救药的直男癌吧。启人笑了笑说:“非要按照精灵的年龄来算的话,健应该比我还小吧。”
    ……然后这算是过了“婆婆”这一关了?总之出于众所周知原因,这两个人的关系成为了我们七个人共同的秘密,和乐子。你知道的,长年处于备战状态,这对于身心的压力都是十分大的,所以有时候我们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他们倒也乐意,只不过脱团狗有着自己的方式反击:秀。
    倒也不是说像一般情侣那样当着别人的面亲亲抱抱,他们更像是下意识地关怀对方。比如说启人会在健良打盹时给他披上自己的外套,对空作战时健良会尽量在地上伸起一根起保护作用的藤蔓,平时的一个微笑,一个眼神,那种默契与其说是恋人,倒不如说是血浓于水的家人。
    所以说,人家没想秀反被秀一脸,这大概是单身狗最大的悲哀。
    我印象中他们唯一做过的最像情侣做过的事情大概就是跳交谊舞了。那年的毕达哥拉斯定理纪念日上,不知道是谁提出来的,总之那天的活动多了一个交谊舞。队里面五男二女,只能有两对正常向的,剩下一对基佬和一只单身狗。树莉朝我使了个眼色,跑去牵起了平方数战士盐田博和的手;在我正犹豫该怎么办的时候,我们伟大的图形术士北川健太,表示宁愿单着也不要和那个冷冰冰的女人一起——然后被狠狠踩了脚。被点名的是牧野留姬,一个心狠手辣的减法小偷。我拿出一贯的厚脸皮去邀请她跳舞,得到了她意料之中的脸红,真不知道健太是怎么想的……哦跑题了,当然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基佬担当是谁和谁了。
    于是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跳起了舞,而且启人居然会跳女步!还很流畅!你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职人员为什么会晓得凡人的东西!……我承认我怨念的来源是不会跳舞的留姬,我当然没有把内心os的“你看男孩子都比你会跳舞”说出来,她会用悠悠球勒死我的。但是说真的啊,那个场景真的是太美好了,简直和谐的不能再和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感觉就像是适当时候响起BGM的迪斯尼歌舞片,让人从心底升起一股温暖。到了舞会的后半场,不晓得是不是派拉水里的酒精起了作用,那两人的脸都红扑扑的,有一次脸离得近的差点就要亲下去了。纪念日的当天所有人都是被允许尽情玩乐的,所以没有人会责怪健良没有照顾法老王的体统,启人没有保持神官的纯洁——所以理所当然,他们也是没有得到一对恋人应受到的祝福。
    我也单独问过他们两个为什么会接受对方,启人说健良教会了他如何去爱;而健良认为启人就是他的太阳,让他感到温暖和胸口呼之欲出的虔诚。——如果用我贫瘠的语言来评价估计会玷污这纯洁的感情。非要说的话我觉得像飘落的樱花瓣,虽然美丽,但下一秒便是残酷的终结。

    几个月之后,我们得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这一次战争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所有数学家的老师毕达哥拉斯。老人家似乎对于现如今数学的发展早已超出他的理解能力相当烦躁,又加上数学作为根基被动摇,我觉得他已经患上了相当严重的人格分裂。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不像魔兽们那样一股脑的打,作为造物主当然明白手中这个世界的弱点,所以我们打起仗来真是相当辛苦。
    其实亚特兰蒂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它的自然科学也已经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只是这个以数学为基础的世界仍没有这个概念,还管那叫应用数学罢了——连这一点都意识不到,还想逆历史潮流,我当时一个小五生都想拿精简版《时间简史》糊他一脸。
    同盟对于这件事情是严格保密的,我们本来也不应当知道。毕达哥拉斯毕竟是这个世界的精神支柱,如果让民众知道了恐怕会引起大规模暴动。当然,同盟更不希望无限与无秩序等存在来威胁他们的地位。
    祸不单行,先代法老王去世了。这无疑是个坏消息,国不可一日无君,健良不得不暂时离开队伍回去继承王位。受到双重打击的启人开始有些萎靡,倒也不是说整个人都垮了那么夸张,只是他的脸色显得更苍白,仿佛刚破开泥土便遇上狂风暴雨的小嫩芽。
    之后有天晚上,启人慌慌张张地来找我说自己获得了虚数的力量。连平方根是啥都不知道的小五X骑士一脸懵逼,启人解释说那是除开实数的数系的扩充,以i为-1的平方根为基础,庞大如同另一个世界。我惊于亚特兰蒂斯的数学原来也不是一成不变,但一想到这个世界当年连接受实数范围内的无理数都如此艰难,更何况是实数以外的存在。
    启人没有否认同时作为无秩序之神迪奥尼斯的神官的事实。即使他不说我也知道,现如今同盟在挑选除法神官时对这种事情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因为这样可以增强战斗力,只要不说出来就行。但是启人很担心无秩序和虚数的力量是否会带来冲击,我请求启人不要告诉别人,他同意了。
    但是这股力量总有一天会有用的。我相信亚特兰蒂斯终究将迎来一场变革。
    几天后健良回来了。成为王的他,头戴圣蛇头冠,身披黄金战甲,英气逼人,俨然已诞生为新的高洁之光。大家也没忘了打趣他和启人,然而谁都没有想到这是最后的快乐时光。
    那天轮到健良日常巡逻驻地外的民居,说巧不巧地遇到了敌人,只是这敌人有点特殊——正是毕达哥拉斯本人。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毕竟这老头和课本插图长的一模一样,但是在亚特兰蒂斯他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就算是初代光斗士们也没几个见过他的。
    一开始健良以为这只是普通的魔王军,摆开架势准备开战,不过当对面那人开始同时使用起加减乘除还有好几种不知名的魔法时,健良感到不对劲了,他马上意识到了这是他们伟大的造物主,并且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于是他悄悄召唤出了阿努比斯,让它去通知我们,同时自己尽量拖住时间,看看能不能摸清毕达哥拉斯的作战方式。十分碰巧,他们的战斗被当地的民众看见了,并且人群中逐渐流传出一些关于光斗士和造物主的负面言论。所以第一个通知我们的人变成了毕氏学派的弟子,健良被关了禁闭,理由是妖言惑众。
    消息一出,自然在队里引起了众怒,但最让人窝火的是,精灵族的长老们竟然无所作为!就算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样做也太过了,得到了同族的默许,真不敢想象毕达哥拉斯的弟子们会对健良做什么。
    此时启人已接近崩溃的边缘。他拽着我的衣角,哀求我救救健良,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启人突然问我现在的X神剑是不是还是第二影鬼剑修罗刀,我正诧异于他为什么要问这种众所周知的事情,他突然幽幽地说:“是不是我攻击你,你就会激发第三影龙之歌,然后变强呢……”话音未落,只听“扑棱棱”两声,启人的背后突然爆出一对黑色的羽翼!紧接着他的右手变成了巨大的利爪,原本就是红色的眼瞳此时就像是浸泡在了鲜血中。没想到启人竟然觉醒成了混沌X骑士——诞生于无秩序中的另一位X骑士,无论在历代哪一次战争中都是相当棘手的存在。
    我算是明白启人为什么会获得虚数的力量了。以往历代的混沌X骑士都是出身于布拉德家族的减法小偷,而启人作为神官,拥有让秩序和无秩序相撞的力量,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算我躲的很快,我还是被他的大爪子攻击到了头部,飞溅出的血液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感到一阵眩晕,紧接着坠入了幻觉的世界。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总之我的头脑里一片混乱,一边狂躁地想要不惜代价守护秩序的世界,却又觉得这个世界本应走向光明的未来。我只记得我看到了一片火海,或者说是似火的花田,有一个受伤的人将另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整个抱了起来,他们的背后是灿烂的阳光,逆光中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容。
    “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吗……看来我必须得死了……”我听见启人这样轻笑着说。
    然后我醒了。应该是过了很久吧,因为我看见大家都在我床边守着,令我诧异的是这其中居然有健良,说是出于初犯和战斗的需要被提前释放了。留姬说她动用了在黑道的力量悄悄的把毕达哥拉斯是敌人的消息散布了出去,已经造成了相当的舆论基础了,同盟也没有什么活动。看来学派是打算消极对待了,不然他们怎么会做放走健良这种自打脸的事情。
    我突然感到一阵头疼。“启人在哪儿?”“他失踪了,我们还在找他。”那应该是狂躁化的后遗症。又或者是,被同盟囚禁了起来……我简直不敢想象。
    “我去找。”我站起身,手中闪过凌厉的蓝光——看来我已经成功激活了龙之歌,“别忘了混沌X骑士有想要杀死X骑士的动物本能。”
   
    于是我开始借巡逻之名寻找启人,健良一般都会跟着,说不定他可以唤醒处于狂躁状态的启人。
    “救救我,辽……”仿佛电火花在脑内闪现,“我听见启人给我说话了。”我告诉了健良,但是他却说:“启人对我说不要过去。”
    我们立即做好了作战准备。不出所料,草丛后面,仍出于狂躁状态的启人扑棱着翅膀飞出来撞向我们,仿佛见到猎物的猛禽。但是仔细一看,启人身后居然有个黑影——毕达哥拉斯!看来启人是被操纵了,混沌X骑士的狂躁状态按理说不会持续这么久的。
    我担心的看了旁边那人一眼,果然,健良的脸上浮现出了从未见过的愤怒。“启人!醒醒!我是健良啊!”但是启人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本能的朝着我俯冲下来。我咬咬牙,心一狠将启人用变成长绳状的龙之歌缚了起来,他发出痛苦的惨叫,龙之歌的剑刃在他身上划出了许多细密的小口子。健良也无暇顾及,几根巨大的藤蔓瞬间破土而出,挡住了毕达哥拉斯的去路。接着他使用了最大强度的太阳箭雨,只见锥形的金光如千军万马般俯冲下来,在毕达哥拉斯的胸口开出一朵朵灿烂的血花。
   “健,辽……”操纵者显然已失去了操纵的意愿,启人的眼神恢复了澄澈,我赶忙将他放下来。健良一脸不可思议地跑过来,或者说是迟疑,因为他的伤口在迅速愈合。然后明白一切的他紧紧的将启人抱在怀里,仿佛下一秒启人就会消失似的。启人用左手轻轻的推开健良,然后握紧神杖贴在胸前,半跪了下来:“谢谢你们,但是时间不多了。”
    “伟大的秩序女神派拉,请您听听您的仆人卑微的请求吧,这世界毁灭在即,我愿化作守护秩序的利剑。
    “伟大的无秩序之神迪奥尼斯,您看见了吗?这个世界正在崩坏,暴风雨前没有黎明,未来的曙光正是需要无秩序的力量划开。
    “特里亚.塞斯,我伟大的王,愿您成为照亮整个世界的高洁之光,愿神时刻保佑你。
    “秋山辽,来自中间世界的勇士,您是被神选中的使者,亚特兰蒂斯需要革命,请让奉献之光成全您和这个世界的自由吧。”
    我愣在了原地,然后我看见有纯黑的烟雾像蛇一样溜进了我的身体深处,炽热和冰冷感觉同时在我体内毫不矛盾的产生——启人刚刚是对我使用虚数的魔法!我体内的数字开始变得混乱,仿佛在天地宇宙间游走那般轻快,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心灵之眼!”启人的眼里闪过一丝凌厉,瞬间召唤出巨大的除法之盾,挡住了突如其来的爆炸。烟雾逐渐散去,令人恐惧的是,那被万箭穿心的毕达哥拉斯竟然还活着!“辽你在干什么!”健良立马发动攻击。          
    此时我正被蓝色的光柱包围着无法脱身。突然那光柱向上直冲云霄,刺眼的光在白天硬生生开出一朵绚烂的烟花。那一瞬间仿佛永恒,不受拘束的旅人看到了这个世界一切的一切,我想我明白了启人之前莫名其妙的话。
    “健良你看我成功了,我激发了X神剑第四影——真理的钥匙……”
    ——来大干一场吧。

    作战过程是枯燥的,就像所有的漫画里那样,英雄们齐心协力打败了魔王,世界也迎来了重生。
    然而启人的伤势还是太过严重了,他终究是撑不住连日的体力消耗。临终前他对我说,秩序和无秩序的相撞可能开启新世界的大门,也可能带来毁灭和死亡——我属于前者,而他自己属于后者。
    健良一直沉默不语,只是一直低着头跪在床边紧握启人的手。启人无奈地笑了笑,艰难的抬起手拍了拍健良的脑袋:“安啦,我之前就有开心灵之眼看过未来了,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注定的。”健良终是没有忍住,伏在床边嚎啕大哭起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但他永远都得不到那个回答了。
    两天后我找到了阿卡得神殿的负责人,希望他们能以英雄的规格安葬启人。但是他却告诉我,启人由于不洁已在生前被神殿除名了。我真是愤怒的想要将面前这人劈成两半,但转瞬我又感到十分悲哀,原来他们的事情早已暴露了,只是启人太过坚强,或者说太过倔强地将其独自承担了下来。那样温和的笑脸下不知藏着多少眼泪,我这个队长真是当的太失败了。
    最后还是由健良亲自将自己的恋人安葬在了扎以那王国,就在他母亲的旁边。那天健良对我说,他已经用四分之三的寿命做了自然封印,散布在了大陆的各个角落,以保一方平安。我理解他也尊重他的选择。要不是战后还得有将近一百年的时间收拾烂摊子,他估计当时就直接随启人而去了吧。
   
    然后我们一别五年——在他看来是两百年,又再一次“见面”了,在他的葬礼上。遗像中的他比我印象中的要显的更像大人,只是眉间似乎有揉不断的愁绪,显得整个人有点忧郁。葬礼上我也断断续续听说了,在战后他几乎被长老们踢下王位,然而民间反对的声音太大了,最后长老们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位骁勇善战的王。
    一生没有子嗣和妻室,爱民如子,兢兢业业,带领精灵们发展了新的数学,他是位伟大的君王。
    作战时冲锋陷阵,冷淡的仿佛一杯水,却又十分真诚,他是我的好搭档,我的挚友。
    于战火中萌芽的花朵,在最美好的时候被火焰吞噬,免受了岁月无情的摧残,这才得以呈现出史诗般的悲壮和美丽。对于他们来说,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感觉自己像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在感叹人生,我狠狠地嘲笑了自己一下。
    我朝着他的遗像鞠了一躬,走出了会场。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七浇 | Powered by LOFTER